• 保存到桌面 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乐虎国际娱乐

朱鹮蹁跹菜花黄

时间:2017-11-08 18:06:33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菜花  浏览:138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我一直好奇洋县的名字。这些年,这个名字总是伴随油菜花和朱鹮的身影飞翔在我的视野。洋,是因了一片海,还是因为一条河?与相关,还是因雨水丰沛?  当我从西安乘车穿越秦岭抵达洋县时,道两旁遍地的金黄,逐渐在我脑海里摇曳出一个答案:是油菜花的海洋!  通往洋县的国...

  我一直好奇洋县的名字。这些年,这个名字总是伴随油菜花和朱鹮的身影飞翔在我的视野。洋,是因了一片海,还是因为一条河?与相关,还是因雨水丰沛?

  当我从西安乘车穿越秦岭抵达洋县时,道两旁遍地的金黄,逐渐在我脑海里摇曳出一个答案:是油菜花的海洋!

  通往洋县的国道,一上都有鎏金的油菜花。站立山顶,仿佛置身于雷诺阿的油画。以金黄为主的色彩,混合着碧绿和深红,流泻在山地、平原,皴染在河流、岸边。阳光和煦,微风轻摇,唯有勤劳的蜜蜂发出声响,它们在油菜花海中唱着小曲忙碌,唱得山野寂静。

  在这幅由春风、田野、农舍、河流、蜜蜂与油菜花通力合作的诗画里,一切变得、安然。每一次呼吸,都清洁舒畅,让人移不开步子,地想留下来。

  傍晚,在湑水河大桥上,我们观看了一群朱鹮的归巢。大桥不远处,是朱鹮的夜栖地。

  在河床里觅食和踯躅时,朱鹮温婉娴静。飞翔时,俨然一朵会移动的橘红色的花。即使是栖落在远处树枝间的动作,也似乎很讲究优雅。朱鹮翅膀的背面,洁白如雪,展翅时朝向大地的一面,糅合着粉红与橘黄,似晕染着万道霞光,应和着头顶上那一抹丹红。长长的弯月般的喙,恰到好处地勾勒出雅致的轮廓。

  能够如此近距离地观赏野生朱鹮,要感谢和我们一同行的动物专家吴晓明老师。

  应洋县一所中学邀请,我们科普团一行四人,赴该地科普。国家藏羚羊研究首席科学家吴晓明研究员,这几年将朱鹮的,也纳入自己的研究范畴,成为一名科学护鹮人。此行,除过任务,吴老师还要完成他在洋县关于朱鹮项目的部分工作,他的“西成铁对秦巴山区野生动物影响监测”项目之一,就在洋县的朱鹮区。

  今年通车的西成高铁,恰巧穿过洋县的朱鹮栖息地。这对朱鹮来说,不是一个好消息。当高速行驶的铁家伙在高高的基上呼啸而过时,极有可能与飞行中的朱鹮“撞车”。万幸的是,有人早早就意识到这点,并默默地进行着补救——吴老师和他的课题组在湑水河大桥附近,早早布设了28个高清摄像头和数十台远红外自动相机,全天候进行关于朱鹮的分布、数量、栖息规律及其与铁关系的监测研究。

  吴老师说,朱鹮的日常作息,比人要规律。朱鹮的生活区和栖息地往往有一段距离。早上四五点钟,朱鹮醒来的时候,太阳还在睡觉。这天生勤奋的大鸟每天起床后,会沿着基本固定的线,飞到一公里外的河床里,开始一天的劳作,傍晚六七点钟,再飞回去,从不贪睡偷懒。

  为了避免朱鹮早出晚归时,不小心被高速行驶的列车撞伤,经过两年系统的观测研究后,吴老师首次提出要在西成高铁朱鹮区段的基上,架设十五公里的朱鹮防撞击网。

  当我们爬上十多米高的基时,太阳已经落山了。夜幕,正把蓝色的轻纱,慢慢覆盖在桥头树梢,不远处,朱鹮栖息在大树上的身影,只浓缩为一个个白点。

  一条无缝钢轨,从成都逶迤而来。基的两旁,竖立着无数块高6米、不同材质的网,红、绿、蓝,软网、硬网,实心、镂空,种类繁多,这是吴老师课题组正在进行的朱鹮防护网材质比较试验现场。每周他们都要到这里采集数据和现场观测。

  数据箱架设在离基4米的高空,常言,,高处,更不胜酷暑。吴老师说,冬季的严寒还好,夏天无遮无拦的太阳,实在是。这两年三伏天,去现场爬到高处换取数据盘的研究人员,每去一次,就要被晒掉一层皮。数据盘取回来后,还要进行海量的大数据分析,一周一次,整整两年,冬春夏秋……

  在我感叹这项研究的艰辛繁琐时,吴老师却说,比起当年,现在的研究条件好太多了。科技的进步,已经不需要科学家天天守候在朱鹮上。当年用望远镜、录音机、传统相机观察朱鹮的习性,也已经被更先进的设备取代。但是,高科技、新设施的出现,又产生出朱鹮自然的新问题,所以,野生动物的工作,任重而道远。好在,大家爱护朱鹮的心,30多年来一直没有改变。

  是的,生长在洋县的朱鹮是有福的。当日本、韩国、朝鲜、俄罗斯相继宣布朱鹮时,水草丰美、气候温润的洋县,用满满的爱心,留住了这种美丽的大鸟。在这片土地停用化肥农药,严禁伐树垦荒,人人爱鸟护鸟持续多年后,长喙、凤冠、赤颊、白羽的朱鹮,从最初发现时濒临的7只,繁衍到目前的两千余只,已基本脱离了的。

  时光轻移,转眼30多年过去。在洋县这片土地上,人类对朱鹮的爱,已经汇集成一片汪洋。这片无形的海洋,让朱鹮的飞翔更加从容。这片爱之洋,与朱鹮,与一望无际的油菜花海,相映成趣,成为最美的风景。

  我不知道,能够飞越死亡线,重新翱翔在洋县上空的朱鹮,会不会对大地上一代代科学家和当地爱鸟、惜鸟的百姓,心存感谢。但我庆幸,这么多年,这片土地上,人们关爱朱鹮的脚步,从未停歇。


相关评论